巴西一意大利邮轮上多名工作人员疑似感染新冠肺炎


一、谢某,女,34岁,国内住址:深圳市光明区。该患者纽约时间3月25日从美国纽约肯尼迪机场乘坐美国航空AA8402航班,于东京时间3月26日到达日本东京羽田国际机场,入住成田景观酒店一晚。东京时间3月27日从东京成田国际机场乘坐日本航空JL827航班,于当日11时30分到达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入境出关两次体温监测均无异常。大连海关对其例行新冠病毒核酸采样后,由市文化旅游局派机场专用车“点对点”送至隔离酒店,实施集中隔离观察。患者全程均佩戴口罩。3月28日凌晨,大连海关报告谢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市、区两级疾控中心立即开展流行病学调查与卫生学处置,由市急救中心转送至市级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当日,市疾控中心再次对其进行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患者入院查体38℃,肺部有影像学改变。经省级专家组评估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普通型)。经详细流行病学调查,该患者密切接触者均已追踪到位,进行集中医学隔离观察。

汉堡大学医学中心传染病学系主任玛丽琳·阿多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现在来评论德国是否比其他国家表现得更好为时过早。”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3月26日,意大利已累计确诊74386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7503人病亡,死亡率高达10%。而与之邻近的德国,累计确诊37323例,仅有206人病亡,死亡率仅为0.55%。两个国家相差18倍。

相较之下,德国中央公共卫生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德国所有检测出新冠病毒呈阳性的人中位年龄仅为47岁,有82%的病例在60岁以下。

从博雷利的表态中可以看出,意大利目前的检测力度并不够。虽然意大利目前所进行的检测总数已经超过欧洲大部分国家,但仍有大量轻症患者没有得到检测,这些患者在家隔离后病情加重甚至出现了死亡的现象。

此外,在意大利推广全面检测还受到政治因素的干预。在疫情暴发初期,伦巴第大区曾要求在北部实施全面大范围检测和追踪,但遭到政治立场不同的中央政府反对。

新增境外输入病例情况:

意大利则不同。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喜欢群聚社交活动。“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老年人都是‘社交狂’ ,见面喜欢行贴面礼。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很多人三代同住,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张作风说。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地方,在死亡病例统计口径上,德国和意大利也不相同。德国没有将无法确定是否由新冠病毒致死的病例统计在内,也没有将确诊前就已经死亡的病患统计在内。德国医院通常不像意大利那样进行验尸测试。因此这些死亡数据也就不会被统计在内。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